那些年,太平塅里的那些事

黄德有 2018-01-13 人才
41400 13

那些年必然会渐渐远去,那些事必将会渐渐淡忘;抚今追惜,往事如风;不忘昔日苦,更思今日甜。

1

浏阳的太平塅,是人们对金民大队太平生产队的习惯性简称。太平塅地处东门古镇街中心,紧挨着那时的大围山区公所和东门公社,区直机关单位大多也驻扎在太平生产队的地盘子上。

据说太平生产队在搞集体的年代,是当时大围山区最大的生产队。全队有40多户人家,180多个人口,还有160多亩水田。其中有近百亩水田在集镇周边,形成了一个相对自然的平坦之地,这可能就是太平塅的来历。

60年代中期我就出生在太平塅的榨子门口,直到90年代中期因工作调动才离开太平塅,一直在太平塅生活了30年,属于土生土长的太平塅人。

生在太平塅,长在太平塅,太平塅给我留下了太多的往事和回忆。酸甜苦辣,五味杂陈。那些年的那些事在脑际中总是挥之不去,随着年龄的增长,原来还有些模糊的记忆却愈来愈清晰……

太平塅人多细伢妹子也多,且多数人家都住在集镇街边上。每到逢年过节就是细伢妹子最好耍的时候,尤其是过年。那时是集体经济时代,物资供应极度贫乏,什么东西都要凭票供应。布票、粮票、肉票、煤油票、肥皂票……等等五花八门。

2

记得我就曾经闹过一次笑话。那时候的清凉油在乡下都叫万金油,属于紧俏物资。一天,听不少大人说,生产队上来了万金油指标,我就赶紧跑回家向妈妈报信,说队上来了万斤油。硬缠着妈妈快去生产队的保管室买几斤回来。妈妈将信将疑,就带着装油桶来到保管室一问,才知道是来了清凉油。一家一户只能买指头大那样一小盒。

那时候,一般家庭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割点肉买点鱼改善下生活,打下“牙祭”。逢年过节招待客人的换茶多伴也就是用细砂子炒的蕃薯皮和薄片(蕃薯粉做的玉兰片)以及用蕃薯糖和爆米花做的冻米糖。逢上好年成,才可以吃上油泡的蕃薯皮和薄片,以及冻米子加砂糖打的冻米糖。

那时候,家里穷,细伢妹子一年到头都冇得零食吃。妈妈将晒好的生蕃薯皮第一年藏在一个很深的瓮缸中准备留着过年做换茶吃的。想不到被我们三兄弟发现了。每天中午散学,三兄弟回家后就“互相配合”,把一个人将头和手伸进深深的瓮缸中去将生蕃薯皮抓出来,另二人就一人抓脚、一人扶缸,防止缸倒。然后,每人装几衣裤袋子生蕃薯皮去学校里吃。不几天,一大缸生蕃薯皮就装到我们三兄弟的肚子里去哒。

等过年妈妈做换茶时,找蕃薯皮就只剩了一只空缸。第二年,妈妈学”聪明”了,她将生蕃薯皮用一只蛇皮袋子装哒藏在婆婆生前做好的棺材中。没想到这一“秘密”仍被“饥不择食”的我们三兄弟发现了。于是,同样的事情发生了。每天三兄弟合力将棺材盖慢慢抬起,抓了几把生蕃薯皮后又原模原样子将棺材盖盖上去。妈妈心想过年应该有换茶吃了。冇想到,等到年脚下炒换茶时,棺材内又只剩哒一只空蛇皮袋子。急得妈妈直流眼泪,只好临时去邻舍屋里先借点子薯皮过哒年。

那时候, 细伢妹子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可以穿上一身新衣裤。有些条件差、细伢妹子又多的家庭,还不可能每个小孩一身新,只能一身新衣服轮着穿。谁去走人家就谁穿新衣服。

那时候,我们咯些细伢妹子正月过年的流行语,就是嘴巴上常常念着“请拜年、请拜年,薯皮薄片我不嫌;请拜年、请拜年,试下子冻米糖甜不甜”“新衣新裤,嫁吧都先富;新衣新鞋,嫁吧划得来”……

几个耍得好的小伙伴会邀在一起,请大人为我们扎上两只带有“恭贺新禧”的纸鱼,敲着锣打着鼓,嘴上念着“龙眼鱼仔进门来,恭喜老板发大财;龙眼鱼仔背上一粒谷,恭喜老板起新屋;……”等吉利话,去各家各户耍龙眼鱼仔请拜年,贺新春。

大人们多数为图个吉利,会燃放一小挂鞭炮欢迎我们,请我们进屋去吃换茶,还会打发我们五分钱、一角钱甚至两角钱的红包。拿到红包的小伙伴们会欢天喜地,然后,待当天拜年活动结束后进行平分。也有些吝啬的主人不接待我们,小伙伴们就会念不吉利的话,诸如“龙眼鱼仔眼睛鼓一鼓,恭喜老板屋里打大鼓(意即死人打道场)”……

那时候,人们的生活虽然贫困,但精神世界却是非常充实的,思想也单纯朴实得多。根本没有现在的细伢妹子那样心累和思想负担重。

3

我的记忆中还有几件事印象深刻。也可能是太平塅处在区公所和公社驻地眼皮子底下的缘故,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太平塅的阶级斗争抓得特别严,那些成份不好的人真过了苦日子。

当时,太平塅有三个成份不好的人,一个叫李承朴、一个叫鲁忠福、另一个叫廖佛生。生产队上会经常开批斗会,总是白天就叫这几个成份不好的人去搭台,晚上这几个人就上台去挨棕绳子捆,跪在台板上接受群众的批斗。散会后,又由这几个人去拆台。批斗挨多了,这些人挨棕绳子捆也掌握了规律。为了莫捆痛了肉,有时候,天气不冷,他们也会穿上棉衣,宁可热得大汗直流,也不让棕绳子捆进肉里去,冇得咯子疼。

除了要挨批斗,这几个人当时人格也受到极大的歧视。有一次,酷暑天,批斗鲁忠福,将他吊在红军大桥桥墩上,脚离地,双手被高高举起,用棕绳子密密麻麻捆箍得结实,在太阳下暴晒,还不给水喝。实在难受的鲁忠福苦苦哀求守卫民兵,快给他补枪,让他早点结束生命。但又无人敢这么做,直到太阳西下,守卫民兵才将大汗淋漓、已经虚脱的鲁忠福取下放回家中。后来,裁缝出身、身材高挑的鲁忠福因病死亡。棺材装不下他,为他做装殓的人硬是霸蛮将他脚扭弯才放进棺材。

李承朴因病死后,当时队上硬是不准他的家人为他搞祭奠仪式,明确规定一不准响锣鼓,二不准放鞭炮,至于追思活动等更不能搞,只好冷冷冰冰地在家里放了三天冷丧,子女和近亲们草草地将他简单安葬,入土为安。以至于现在,李承朴的子女们说起父亲的死都深感痛心,愧疚不已。

地主成份出身的廖佛生因为年纪轻些,在三个成份不好的人中算最幸运的。他除了在那时候经常挨批斗受歧视,无人愿嫁给他成了“钻石王老五”大龄未婚外,其它影响不太。在五十岁左右时,逢上党的“摘帽”政策,原被没收的两套房子返回了一套,他也“枯木逢春”遇上了原大地主欧某某的小妾谢婆子,结婚后两人相依为命,靠打水豆腐卖和他做道士赚些收入过日子。虽然老年无子女,但队上人没有嫌弃他们,让他们吃上了“五保”,在镇上敬老院活到近八十岁才终老归山。

那些年,必然会渐渐远去;那些事,必将会渐渐淡忘。抚今追惜,往事如风。不忘昔日苦,更思今日甜。沐浴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春风的太平塅人,如今迈步在全面奔小康的康庄大道上,踏着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疾步,必将驶向幸福的快车道。(李建军)

欢迎搜索关注钱塘号的微信公众号: 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16

相关阅读

评论
评论

0/500

最新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X

请先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

没有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X

注册

>>>请拖动滑块完成拼图>>>

注册
已经注册? 登录
X

找回密码

>>>请拖动滑块完成拼图>>>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