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大谈996:暴露了本我,割裂了自我,崩塌了超我

41860 25

马云大谈996:暴露了本我,割裂了自我,崩塌了超我

 

风向转变得很快。前天,马云还在鼓吹996是修来的福报,惹来巨大争议,今天,马云就快速回归“理性”了。两种论调,两种立场,交揉在一起,看起来怎么说都那么有道理,要不怎么是马云呢。

马云本不该跳出来说这话。但他还是说了。而且是广而告之的说。

马云错了吗?也没有,马云有马云的立场,鼓吹996是修来的福报,这是作为企业家这个角色再正常不过的立场。据说,马云这番言论公开之后,惹得十个老板九个赞同,还有一个还没来得及看。

你看,资本是趋利的,企业是以赢利为根本目的的,作为老板你都不说996、不赞同996、不渴望996,反而有些奇怪不是,老板都不说996,还有人996吗?

尤其是,笔者今年开年后对互联网形势曾有个判断,2019年,开源的优先级恐怕大概率要让位于节流,从内部着手,降低运营成本、削减开支(尤其是广告、营销、公关等开支),这将是解决短期现金流问题的必经之路。

而996,在人员这个变量不变的情况下,让单个员工的工作时间、工作价值尽可能的最大化,这是一种短期对抗企业挑战的合理的预期。

不过,企业家有企业家的立场,普罗大众也有普罗大众的立场。抛开合法不合法的问题,普罗大众的出发点可能更平凡一些——收入,生活,家庭,身体……当996降临到我们这些普通人身上时,这些“平凡”的诉求点,是否能够得到合理、匹配的满足。

我们发现,在当前的社会结构下,这两个立场几乎是不可调和的。于是尴尬的情况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你说你的,我骂我的,即使你是马云也不行,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凭什么听你的?可以说,马云下场搅浑水,反而让本就不平静的对抗,更加波浪滔天。

屁股决定脑袋,永远如此,这场关于996的争辩,颇有点关公战秦琼的味道。

这两天和几个朋友交流,一个朋友感慨,现在的人是怎么了,都这么喜欢对抗,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为什么就在网上吵翻天了呢?吵完还是一地鸡毛。

我觉得这也没什么,这恰恰说明我们这个社会进步了,个体精神觉醒了,你不能当别人都是傻子啊。你站在企业家的立场上,想要把阶段性的压力转移给打工者,这无可厚非。但大家不接受,也无可厚非,尤其是无法接受大家如此普通的平凡之躯,一定要被马云们的情怀和梦想所捆绑。这些年,我们明显感觉到身边的朋友们越来越焦虑,谁也不比谁更容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祖宗的话真的有几分道理。个体的选择权,是时代的进步;对个体基本权利的保障,也是进步。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不是马云,再大的梦想、情怀,最终还是要回归柴米油盐酱醋茶。

我是觉得,作为被封神的男人,马云讲讲创业心得大家都会奉若神明,但在这种各方都有坚定立场的事情上,法律之外,谁也别企图用洗脑的方式就能崩溃别人的立场。马云也不行啊。

要有这种觉悟啊。

你说奋斗才有未来,没错啊;你说年轻时不996,老了还有机会996吗?这没错啊。不过,又能怎样?

这个世界上,正确的废话已经太多了。

我其实挺感慨的。在大多数年轻人里,对996我绝对算有发言权的人,我每天至少凌晨2、3点钟才睡觉,每天的睡眠时间平均只有4、5个小时,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好几年。我每天睁着眼的时间可能是很多人的2倍,虽然依然还是有大量时间被无效浪费掉了,有时焦虑,有时忧伤,有时忙忙碌碌,也没忙出个什么结果来。但总归还是把更多时间、精力放在了做事上,希望生活能过得更好。不过,但目前为止,我依然算是个一穷二白的人,连世俗上的成功都还不具备。

我的家人更是如此。我的亲哥哥,马上奔40要知天命的人了,在工作之余,还做着好几份兼职,每日疲于奔命,生活依然过得可以用凄凄惨惨来形容。我的老母亲,已经60花甲的人了,为了一点点生计,现在还在一个工厂里,每天站立工作十几个小时,手上的裂口多如皲裂的土地,腿上的伤痛常常痛入心扉。而一个月到头来的收入,也仅仅只有2000块。

在他们身上,我看不到所谓的梦想和价值,他们身上,有的,仅仅只是生活啊。

我们一家人都活得如此努力,为什么过得还是这么马马虎虎远不尽人意?

这个世界啊,本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

所以,看到马云跳出来鼓吹996,我觉得挺遗憾的。看到他今天这么会就又转变回来,要和你聊聊看待996的理性,我觉得挺可惜的。不能什么正确的话,都被你说了啊。

对商业上的成就,我对马云不吝任何赞美之词,伟大的公司,伟大的商业领袖,说什么都不为过。但之所以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一直觉得马云并不仅仅是个企业家,或者说是难得的可能能超越企业家这一角色的人。

前段时间国外权威杂志《外交政策》杂志评选出了过去10年全球十大思想家榜单,而马云位列前三,也位列企业家榜首。我想,乡村教师马老师,看到有人给你这么定义,这是一件值得整体企业家群体庆幸的事——企业家、资本家是喋血的,但也是人性的、光辉的。

1923年,在心理动力理论中,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提出了本我、自我与超我的结构理论,视为精神的三大部分,以解释意识和潜意识的形成和相互关系。本我(完全潜意识),代表欲望,受意识遏抑;自我(大部分有意识),负责处理现实世界的事情;超我(部分有意识),是良知或内在的道德判断。

但在996这件事上,马云的几番说辞,不免有些令人失望。台面下说说好了,何苦要拿出来“以警世人”呢?套用弗洛伊德的理论,马云在这个事情上摇摆的立场和圆滑的说辞,一定程度上,暴露了那个不近人情的企业家的本我,割裂了那个在家庭生活中略有缺失、在社会生活中却饱满自信的矛盾的自我,而在价值和道德判断上又崩塌了那个“思想家”般、关怀众生的卓越的超我。

当然,无论是财富、成就还是思想深度,我这个年轻人可能都没有评论马云的匹配资格。不过,这也算我这样微小的个体的一个立场吧。我还是想说,越是成神,越要珍惜自己的羽毛。乡村教师马老师,回归思想者和教育者之后,请尽量克制本我、平衡自我,多展现你的超我吧,那个卓越地、引导年轻人走向美好未来的超我。

最后,各过各的,各有各的幸福和苦恼,谁也别力图让别人沿着别人定义的“正确”的路过活,这样的世界,挺好的。

欢迎搜索关注钱塘号的微信公众号: 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28

相关阅读

评论
评论

0/500

最新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X

请先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

没有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登录
X

注册

>>>请拖动滑块完成拼图>>>

注册
已经注册? 登录
X

找回密码

>>>请拖动滑块完成拼图>>>

确定